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加載了危險遊戲 木言木言-122.重返陽間分享

我加載了危險遊戲
小說推薦我加載了危險遊戲我加载了危险游戏
至今在邹夏的脑海里,还保留着六虎少年时的模样。
网游之海岛战争 月半金鳞
不是最后一次见他,那种半死不活的虚弱模样。
而是活泼的,跟着小伙伴们,在村里,在乡间健康幸福穿梭的画面。
“能帮我查查,这一世,六虎的下落吗?”
邹夏忽然问了黑无常一句。
听见这个名字,黑无常显然是愣了一下,不过反应也很快,“查六虎?挺多年没从你嘴里听见过这个名字了,既然是你说的,那应该能查,但是资料都在使者手里,我得让手底下的人去申请。”
六虎刚去世那几年,投胎的时候,邹夏就问过六虎的情况。
六虎转世到了一家富贵人家家里。
嫡女神医 烟熏妆
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,调皮还是那么调皮,有点败家,但是身上总归是没什么大毛病。
后来六虎每转世一次,邹夏都会专门询问一次,不过倒也不至于说刚转世就问,没有那么精准,他是不来阴间的,通常是看见哪个在阳间干活儿的阴差,想起来了,就问上两句。
所以六虎这个人,虽然不是经常出现的名字,但倒也让他印象很深刻。
毕竟是邹夏在乎的人。
“其实你不用问我的,以白哥的职位,随时都能查到。”黑无常嘴里的白哥,指的就是邹夏认识的那位白无常。
过去那么多年,他的职位早就已经恢复成了使者,而且阴差之间是没有具体名字的,通常邹夏说黑无常,值得就是面前的黑无常,其余的黑无常一律用阴差来代替。
白无常也是一样的,不过现在是白使者了,使者也是没有名字的,但是因为之前做过白无常,所以在前面加个白,也就跟其他的无名使者区分了开来。
“我可是有年头联系不上他了,他现在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,估计这些年是忙得够呛。”邹夏咋舌道。
白使者,是邹夏见过工作最负责的使者,他的负责不是那种应付的负责,而是真正的,负责到底的负责。
不是什么表面工作,所以事业上身的很快,听说这几年已经能在判官面前混个脸熟了,对于其他使者而言,他可算是后来居上的。
阴差是经常增加的,但阴差上面的无常,是千百年几乎都不会发生变数的,至于无常上面的使者,邹夏活那么多年,总共就增加了两位……白使者,就是这其中之一。
另一位晋升的年头跟白使者没差几年,但现在还顶着新晋使者的名头,处在岌岌无名之中,由此可见白使者的厉害。
“我让手底下的人通知他。”黑无常斟酌着道。
无常不是地位最低的阴差,像之前邹夏在亡魂荒野里遇见的那些巡逻阴差,才是地位最低的,而黑无常嘴里说的手下,其实基本也是指那些人。
阴差之间有自己的联络方式,完全不需要傻兮兮的见面聊,所以黑无常在征得了邹夏的同意以后,立马就联络上了自己的手下。
七天的时间,其实真正投入进去度过,是很快的。
甚至快的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七天以后,
苗疆山间的一条小溪上蔓延出一层厚厚的白雾,从白雾里飘出两道黑色的虚影,其中一道能隐隐看出是人类的模样,可另一道则完全没有什么形状。
“这里应该已经是阳间的范围了吧。”
邹夏这段时间走过了太多相似的风景,所以就算已经回到了阳间,还是有点不真实的感觉。
但是已经非常熟练的经历过这些的黑无常,倒是没有什么疑问,很是淡定的点点头,“没错,这里就是阳间,而且应该还在苗疆的地界里,省的你到处去找人。”
“我感知到他们的气息了。”听到黑无常的解说,邹夏立马释放了自己的感官,紧接着几道很是熟悉的气息,就被他捕捉到了。
这些气息出现在他的感官里,总算是让他松了一口气,“他们好像都还活着,既然没什么危险,那我们也不用急着去找他们,况且找到他们也没什么用,你能找到修罗鬼的位置吗?我打算先去解决掉那东西。”
“离这里不远。”
黑无常闭上眼睛,感知了下周围死者的气息和灵魂的动向,然后点点头说道。
“带我去找它,这次它是不可能再逃走的。”
邹夏自信满满的道。
在黑无常的指引下,他很快找到了修罗鬼藏身的地方,那应该是苗疆境外边缘的位置,有一个小村庄,但庄上大部分人都因为鬼间会的阴谋死了,剩余的几个活人,成为了修罗鬼盯上的目标。
这七天的时间里,它一直都在村子里,跟那些痛苦求生的人们,玩着一场躲猫猫的游戏,不过代价是,被找到的人,是要被吃掉的。
村里腿脚不利落的老人,早就已经落入了虎口。
剩下的几个年轻人,各自为营,躲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,等待着被找到救援,或者被吃掉的命运。
有了黑无常的辅助,他要找到修罗鬼其实不难,这次他并没有要放过修罗鬼,而是在修罗鬼首次流露出惊慌的表情之中,掀开了它的天灵盖,深黑色的灵魂能量,附带着一张张狰狞挣扎的面孔,被邹夏浑身散发的黑雾纳入其中。
然后再被丢下的修罗鬼,无意识的抽搐了两下,失去了再度复活的可能。
因为吸收了修罗鬼身上的灵魂能量,邹夏的外表,又发生了几分变化,原本顺滑的黑雾,现在印满了一张张狰狞的挣扎的面孔。
把大魔王和不好惹两个关键词,直接挂在了外表上。
“你……没事吧。”
看到邹夏的模样,连黑无常都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。
因为吸收了修罗鬼灵魂能量的邹夏,不管是看起来,还是感觉上,那股平时被他收敛起的肃杀之意,都完全暴露了出来。
实在是跟之前,只凭借本能在行动的修罗鬼,有着至少九成的相似,而现在的邹夏又只是一团灵魂能量,所以他没办法判断,邹夏的意识是否还在,是否还清醒。
只见在黑无常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邹夏的灵魂能量里,隐隐流露出两道骇人的猩红光芒,疑似眼睛一般,死死盯住黑无常,紧接着整团能量,像猛虎一般飞扑在了黑无常身上。
可怜的黑无常当场就吓得,本就没有血色的脸上,更加惨白了一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