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與神明畫押,舔狗人生贏家-第四十四章,在禁慾系男神心尖上放把火4看書

我與神明畫押,舔狗人生贏家
小說推薦我與神明畫押,舔狗人生贏家我与神明画押,舔狗人生赢家
在家休息了两天,李梦莹也不来当小丫环了,南汐觉得无聊,于是便回研究所去上班了。
整个部门一个就那么几个年轻人,总不能给李梦莹制造和顾星河相处的机会吧。
南汐换了新买的衣服,一改往日的死气沉沉。
李梦莹见到她时微微一愣:“小汐,你怎么来上班了?还打扮得这么…”
“我觉得身体好多了,总不能一直请假吧。”南汐淡淡一笑,“怎么样?我这样穿好看吗?”
“好看…好看…你没事就好,这几天我都担心死了。”李梦莹故作亲密,挽着南汐的胳膊进了研究所。
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,实验室里有各种药剂,需要避光,所以他们的实验室在地下负一层。
实验室里,大家都已经开始工作了。
南汐和李梦莹也进去换了实验服。
南汐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,完全是靠着原主的记忆在操作。
“小汐,这几个药品的比对你帮我做一下,我手上还有几份资料要处理。”李梦莹朝南汐招招手。
“我马上来。”南汐愉快的答应。
做完手里的工作,过去便立刻过去帮忙。
南汐手上做着试验,眼睛却时不时瞄一眼实验室的门口。
顾星河今天怎么没来上班?
是迟到还是请假?
也不知道昨天的事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不好好工作的人…
“啪!”的一声。
南汐只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碰了她的手肘一下,手一抖,将桌子上的几个样品全都摔到了地上。
“南汐你怎么回事?”
组长张佳佳闻声转头,见一地的狼藉气得大吼一声。
“这可是我们忙了一个星期的成果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南汐看着张佳佳那张狰狞的面孔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完了,这些样品一定很重要。
整个实验室都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发火了…
再回头,身后没有人,难道刚才是自己的错觉?
“对不起…对不起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南汐连忙道歉。
“不对起就行了吗?你这两天请假,我们可是加班加点的工作,现在全被你给毁了!”
“对不起佳佳姐,是我叫小汐帮忙的,她这几天身体不舒服,你体谅一下。”李梦莹连忙过来打圆场。
南汐皱了皱眉,这李梦莹是来挑事的吧?
张佳佳一听这话,脸色更沉了几分:“不舒服来上什么班?来这里混日子吗?”
“不舒服就不要来啊!这可是大家辛辛苦苦努力了一周的结果!”
张佳佳脾气火爆,原本就对这两个新来的实习生不满意。
现在南汐出了差错,她更是得理不饶人了。
“我会想办法补救的。”南汐蹲在地上去清理刚刚被打碎的试管。
“补救?你拿什么补救?你的意思是你随随便便弄几下就能抵得过我们所有人一周的成果吗?”张佳佳见南汐性子软,更是想捏上一把。
说话间,上前一步,狠狠地踩碎了距离南汐最近的一个试管,玻璃碎片飞起来。
南汐微微侧脸,碎片刚好擦着她脸颊的边缘处划过。
一条淡淡的划痕显现出来,鲜红的血迹顺着脸颊往下流。
南汐抬起头时,分明看见李梦莹眼底快速的划过一丝喜悦,转瞬即逝。
她更加确信刚才那一下绝对不是错觉。
就算她当时心不在焉,但是也能清楚的感觉到确实有人碰到她了。
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离她最近的李梦莹。
张佳佳镇定的看着南汐:“不小心踩到了试管,弄伤你的脸了,你去医院处理一下,医药费和误工费我会赔偿的。”
南汐收拾好碎片站起身,想将垃圾丢进垃圾桶。
一转身看见了那个高大的身影。
“我看一下是哪些样品。”顾星河认真的检查南汐手中那些试管上的标签。
然后抬起头对张佳佳说:“我这里有备份。”
张佳佳阴沉的脸色总算缓和了。
“有备份,太好了,佳佳姐也别生气了。”旁边的李思也跟着劝道。
风浪 小说
张佳佳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南汐感激地看着顾星河:“谢谢你。”
顾星河点点头。
李梦莹连忙递了一张纸巾过来:“小汐你快擦一下脸,都破了相了。”
南汐接过纸巾小心翼翼地擦着脸上的血迹,她是故意被碎片划到的。
角度掌握的刚刚好,又会流血,又不会留疤。
顾星河从她旁边走过时,她故意压低音量跟身边的李梦莹说道:“不知道是谁碰了我一下,试管才掉到地上的。”
“啊?有吗?”李梦莹神色有些慌乱,偷偷撇了一眼顾星河。
南汐点点头:“梦莹,你看我脸上的伤严重吗?我好担心会留下疤痕。”
“应该…不会吧?不算严重。”李梦莹拍了拍南汐的肩膀,“没关系,就很轻微的一点点伤,不会留疤的。”
这话表面上是在安慰南汐,但是南汐心里清楚,她巴不得自己脸上留下一个丑陋的伤疤。
不过没关系,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顾星河拿了所有的样品备份给张佳佳,张佳佳认真的一一比对。
在确定好所有样品都正确后,脸上总算是阴转晴。
拍了拍顾星河的肩膀:“好好干,咱们所里就需要你这种严谨的人。”
顾星河微微一笑,转身继续去忙自己的工作。
张佳佳看了一眼南汐的脸,冷声道:“给你一天假,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,再开点祛疤的药,不要到时候留下疤痕再来跟我算账。”
南汐微微一笑:“佳佳姐严重了,什么算账不算账的,又不是故意的,一点小意外而已。”
张佳佳倒是有些意外南汐会这么通情达理,点点头:“年轻人,做事要沉稳,切勿急躁,多跟顾星河学学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南汐点点头,“那我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张佳佳挥挥手:“去吧,多少钱回来我转账给你。”
“不用不用,佳佳姐客气了。”南汐说着,进了更衣室。
换好衣服离开了实验室。
研究所所处位置比较偏僻。
刚好又不是上下班高峰期,所以很难打到出租车。
所以南汐只是象征性的在研究所的门口站了一会。
然后拿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