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《天才國醫》-第一百七十六章 這是寒症!展示

天才國醫
小說推薦天才國醫天才国医
“这人也太阴暗了吧!”
沐婉秋皱住眉,优秀的医生之间存在敌意是正常的,可这种敌意,应该被化解为提升自己的动力,而非设计陷害的理由。
更何况,魏明渊还是成名已久的老前辈了!
秦南山苦笑不已:“谁说不是呢,本来我还不信,可刚好我有个朋友也在省城第一医院,据他所说,魏明渊这段时间一直心气不顺,甚至听到林霄的名字,都会莫名其妙发一顿火,得知他亲自带病人过来,我抓紧放下手里的工作,第一时间过来了,就是怕他和林霄发生什么冲突……哎,林霄人呢?”
正说话间,却发现跟在身边的林霄不见了人影。
等张望过去,才看见林霄站在角落的一张病床旁边,为患者悉心的诊断脉象。
“这小子,倒是也听听老师说了什么啊。”
秦南山心中微叹,走到林霄身后,小声提醒,“量力而行,别跟魏明渊较真。”
“我没那么无聊。”
林霄汗颜笑笑,下一秒,脸色沉凝下来。
他问道:“先生,能说说你具体的感受么?”
“……疼,两条腿疼到了骨头里面,快给我打点止痛针吧……胸口也是,憋的难受,感觉要涨裂了一样,还有……我热,我太热了!”
患者五十多岁,可看上去苍老的像是临近七十,气息很弱,犹如不断弯折的铁丝,早已到了拉伸的极限,随时都可能断裂一般。
而且特别的诡异的一点是,他明明自称燥热,身体却是止不住的发抖。
沐婉秋面露不解:“我看不懂,怎么会有人热的发抖?”
“这也是难住我们的地方。”
秦南山叹气道,“魏教授诊断为火毒内陷,阴伤阳脱,但庆林看过以后,说是有点寒症之相,但他看过患者的状态以后,也有点拿不准,咱们院的西医部还未诊断,沐主任,要不你跟烧伤科的说一下,让他过来拿拿意见?”
“先等等。”
林霄拦了一句,此刻,他绕到床尾,掀起了患者的裤脚。
一双挂满疤痕,惨不忍睹的小腿,出现在视野之中。
空气仿佛都在此刻凝结。
沐婉秋美眸撑圆,不是害怕,而是这种重度烧伤留下的痕迹,实在太冲击视线。
林霄的动作停了一瞬,随即就按在患者的脚腕位置。
“这是……”
沐婉秋一头雾水。
好在有秦南山在旁解释:“这也是切诊的一种,林霄断的,是足动脉上的太溪和太冲两条脉路。”
最重的症结在于双腿,自然是足动脉,能诊断出更多东西。
可林霄只按了片刻,就摇摇头:“脉搏冻没了,诊不了,还有更麻烦的一点,因为那场火灾,毁掉了他腿部的大部分穴位,《天圣玄针》只能起到辅助作用,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”
“唉!”
秦南山沉重叹息,半小时前,他也摸过足动脉,平静如一潭死水,原以为林霄的诊脉功夫比他高出不少,也许能摸出一些异样,没想到结果也是一样。
但紧跟着,他的脑中蓦然划过一道闪电:“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,冻没了?”
林霄言语肯定:“对,他的病根是冻伤,并非烧伤。”
“啊?”
若非这里是ICU,秦南山真想伸手摸摸这个学生的额头,看他是不是发烧了。
超级农场主 薄情龙少
怎么还说起胡话了呢!
察觉到患者的目光也跟过来,秦南山心念一动,连忙按住林霄肩膀:“我们先出去,跟魏教授碰一碰再说。”
“嗯。”
林霄没有拒绝,因为他也有件事要跟患者的儿子石通确认。
把患者托付给随床护士,三人便快步返回,重新来到了观察室。
刚推开门,就看见石通迎了上来。
“林医生,怎么样了?”
“别急,先坐下,我有事情问你。”
林霄面色微沉,一旁魏明渊正暗暗的察言观色,看见这一幕,立即就松了口气。
咳咳两声清了下嗓子,魏明渊道:“你们进去之前,石通就把话说的很清楚了,不论如何,他们都不可能接受截肢处理的,林医生,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。”
在他的理解里,林霄口中的事情只有一个,那就是截肢。
石通的脸色立马变了。
“秦院长,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,我们可以继续转院,但请不要浪费我爸的时间,他真的耽误不得了!”
“石先生你误会了。”
秦南山扯动嘴角,苦笑道,“先听听林霄怎么说。”
随即,他用力的看向林霄:“把患者的热症详说一下,大家来共同探讨,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说到热症的时候,他格外强调了语气,就是要提醒林霄,千万别再坚持什么寒症冻伤的说法。
李庆林这样说还没什么,可林霄,代表的是中心医院的最高水平,话一旦出口,牵连的后果就不受控制了。
“首先,我要先纠正大家那个共同的诊断,患者不是烧伤引发的热症,而是冻伤引起的寒邪深伏,是寒症!”
林霄一开口,就把秦南山最担心的东西说了出来。
顷刻间,秦南山的表情僵成雕塑。
石通一知半解,转头向魏明渊投去疑问的目光。
“魏教授,听着跟你们的诊断不太一样。”
“简直是胡说八道!”
魏明渊脸色一沉,振声道,“之前跟你说了那么多,结果你都没听进去吗,患者是消防员,在重大火情中引发烧伤,才会留下这一身的火毒,可你一张口就说是寒毒,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!”
原不良少女的弟弟
他表面生气,可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这都什么跟什么?
还以为林霄是杏林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少年天才,结果啊,是个连辩证诊断都不懂的棒槌!
甚至,他开始怀疑,林霄拿到柳叶杯上的《长鲸吸水》针法,根本就是一场作秀。
当然那都不重要了。
既然林霄是从消防员开始跃入大众视线,那就从消防员结束吧!
念头至此,魏明渊实在没忍住,嘴角刮起一抹冷笑:“秦院长,林医生是你们这儿的明星医生吧,我现在有点好奇,他是真有本事,还是你们医院假造出来的明星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