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-第七百四十二章未必是好的推薦

我娘子天下第一
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
“夫君,你只是阿母女婿,丧服用不着穿的如此的隆重。”
青莲接过了柳明志递来的丧服以后,这才发现自己夫君所要穿戴的丧服,明显已经超过了一个女婿应该穿戴的规格了。
她先是愣了一下后,急忙提醒了柳明志一声。
柳明志见到佳人俏脸上那疑惑的神色,抬起手放在了佳人的面颊上面, 目含柔情的说道:“莲儿,阿母她老人家只有你和白芍姐姐两个女儿,而且白芍姐姐她又……
为夫身为她老人家的女婿,与儿子没有什么区别。
她老人家如今驾鹤西去了,理应为夫这个女婿来为她披麻戴孝。”
青莲神色感动不已的看着柳明志,目光犹豫的沉默了片刻, 最终却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“夫君, 妾身知道你的好意,也知道你的孝心。
可是, 妾身还是不能让你如此穿戴,毕竟咱们这边还有爹爹和娘亲他们二老呢!
到时候他们二老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,妾身不好跟他们交代。
夫君,你先稍等一下,妾身马上去给你更换别的丧服。”
青莲说着说着,抬脚就要绕过柳明志朝着房外走去。
柳明志听到青莲的言辞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,一把攥住了佳人的手腕,制止了她想要离去的动作。
“夫君?”
“莲儿,这件事情为夫先前就已经做好决定了。
昨天阿母她老人家咽气了之后,原来为夫正准备跟咱们老头子说一说我要为她老人家送终的事情呢!
结果为夫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老头子他却先一步给为夫提及了这件事情。
老头子直截了当的告诉为夫,她说阿母她老人家的膝下没有儿子,便由为夫这个女婿来操办阿母的后事了。
老头子都这么说了,那娘亲她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意见。
他们二老都不在意什么,你还有什么好在意的?”
青莲听完柳明志的解释之后,俏脸微怔的问了一句:“真的?真的吗?”
“想什么呢?为夫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情骗你吗?”
青莲听完夫君嗔怪的话语, 红肿的双眸不由自主的凝现出一丝丝水雾, 泪光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着, 眼看着就要顺着面颊滑落下来。
柳明志见到青莲又一次泫然欲泣的模样,马上从袖口里掏出了手绢在佳人的眼角两侧擦拭了起来。
“好莲儿,不哭,不哭。
你还记得为夫跟你说的那些话吗?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,为夫都会陪着你的。
相信我,只要有为夫在,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的委屈。
除非”
青莲等到夫君为自己擦拭了好了眼角的泪光,哽咽着点了几下臻首。
“除非什么?”
“除非为夫死了,再也不能保护你了,不能保护你们姐妹所有的人了。”
“呸呸呸,不许胡说八道。
以后你再说这种话,妾身就不理你了,也让韵姐姐她们一切不理你了。
咱们不说这种不好的话了,妾身先服侍你更换丧服。”
柳明志轻轻地点点头,走到青莲的面前张开了双臂。
“嗯,换吧。”
青莲转身将手里的丧服放在了梳妆台上,然后倾着柳腰开始为柳明志宽衣解带。
青莲给柳明志褪去了外袍,拿起桌面上的丧服为夫君穿戴了起来, 同时樱唇轻启的喊了一声。
“夫君。”
“人?怎么了?”
“抽空的时候,帮莲儿谢谢爹爹和娘亲他们二老。”
“傻瓜, 咱们夫妻二人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,你还不了解老头子和年轻他们两个人的脾气吗?
这件事你要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说,他们二老反而不会在意什么。
你要是真的跟他们两个说了什么,他们的心里反而会不自在。
到时候他们会觉得,你这位儿媳妇跟他们见外了。”
“这……那还是不说了吧。”
“这就对了嘛,一家人之间,哪有什么谢不谢的。”
不一会儿,青莲仔细的为柳明志系好了腰间的白绫。
“夫君,好了。”
柳明志微微颔首,看着青莲疑问道:“按照你们苗疆的规矩,咱们第一个该去给什么人报丧?”
“先去白苗族的族长那里,然后便是诸位长老了……”
“知道了,那咱们过去吧。”
“嗯,夫君请。”
“一起,一起。
对了莲儿,寨子里面现在的族长是什么人?为夫我见过吗?”
“是乌格大哥,当年夫君你见过他很多次的,只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他。”
“乌格,乌格。”
柳明志喃喃自语了几下,眯起双眸回忆了起来。
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,一个体格健壮,虎背熊腰的苗家汉子的身影便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。
“记得,记得,为夫记得。
当年咱们有了夫妻之实以后,你离开了江南回到了苗疆,跟你去成都府柳家商号借粮食的人里面就有他。
后来咱们那几次来看望阿母的时候,也是他出面带领着寨子里的一众苗家儿郎招待的咱们一行人。
哦~为夫想到了。
我说乌山里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的耳熟呢?当时跟在乌格大哥旁边的那个壮小伙子好像就叫乌山里。
为夫想起来了,山里这个小伙子好像就是乌格大哥他们家的老大吧。”
青莲听到侃侃而谈的言辞,忙不吝的点了点臻首。
“嗯嗯嗯,就是他,夫君你的记性可真好。”
“你呀,就别恭维为夫了,说真的,莲儿你要是不给为夫提醒的话,为夫还真不一定能记得乌格大哥。
幸亏为夫提前问你了。
不然的话,待会咱们见到了乌格大哥后,他一下子认出了为夫,而为夫我却认不出来他。
那为夫我可就尴尬咯。”
“那有什么可尴尬的,毕竟夫君你已经多年没有来过苗疆了,一下子想不起来某个人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。
别说夫君你了,前几天妾身与韵姐姐她们刚一回到寨子里的时候,乍一见到乌格大哥也是愣了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。”
“这倒也是,几年不见一面,勐地一见到认不出来彼此的身份,确实没有什么好尴尬的。
莲儿,你先大致的跟为夫说一说在苗疆这里操办丧事上面的一些规矩呗。
省的为夫见到了乌格大哥他们后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“大致的与咱们那边没有什么区别,主要是某些细节上面与咱们那边不太一样。
具体的一些事情,有妾身跟乌格大哥他们说就行了。”
“莲儿,为夫心里面的想法是,我知道了苗疆的规矩后,看看能不能跟乌格大哥他们争取一下。
争取按照咱们那边的风俗习惯,来操办阿母她老人家的后事。
阿母就你一个女儿,也只有为夫一个女婿。
为夫想要阿母她老人家走的风光一些。”
青莲的脚步忽然一顿,侧身朝着柳明志看了过去,抿着樱唇沉吟了许久,她目光复杂的望着自己的夫君轻轻地摇了摇臻首。
“夫君,妾身希望能够按照苗疆的规矩,来操办阿母她老人家的后事。”
“说说你的意思。”
“夫君,你希望阿母的丧事能够风光大办,这是你身为女婿的孝心,妾身自然能够理解你的好意。
可是,咱们阿母她始终是一个苗人,一个从苗疆长大,从苗疆终老的苗人。
阿母她老人家这一辈子,拢共也没有离开过苗疆几次。
仅仅这一点,便足以说明她老人家的心是系在苗疆十万大山这里的。
因此,妾身决定用苗疆的风俗习惯来操办她老人家的后事。
夫君呢!
若是按照咱们汉家的风俗习惯,固然可以将阿母她老人家的后事操办的风风光光。
然而这未必是她老人家在天之灵想要看到的。
苗疆的习俗或许有些简陋,却为未必不是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想要看到的。
咱们有这份孝心,对于她老人家而言就已经足够了。
可是呢,妾身觉得还是依照苗疆的规矩来更妥当一点。
毕竟,阿母她出身在苗疆十万大山里面。
咱们倘若因为孝心的缘故而越俎代庖了,未必就是好的。
夫君,你以为呢?”
柳明志怔怔的见到青莲满是询问之意的目光,在心里面细细的思量了很久,看着佳人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“莲儿你说的没错,是为夫我考虑的太过片面了。
还是你考虑的周到,咱们有孝心是好的,可是孝心的想法,却未必是好的。
为夫听你的,就按照莲儿你说的意思,用苗疆的风俗习惯来操办阿母她老人家的后事。”
“夫君,多谢你能够理解妾身想法。”
“夫君。”
“夫君,你和莲儿姐姐站在那里说什么呢?”
“大哥。”
“爹?”
柳明志夫妇听到齐韵他们一众人的招呼,立即招手对着也已经穿戴好了丧服的他们一众人回应了一下。
“来了,来了。”
“韵姐姐,夫君我们这就过去了。”
两人回应着齐韵他们一众人,抬脚朝着他们走了过去。
“夫君,诸位姐妹,乌格大哥他现在住在寨子里面最高处的那间竹屋里面,咱们过去吧。”
“依依,菲菲,乘风,瑟琳娜。”
“娘亲。”
“你们别忘了为娘我昨夜交给你们的那些规矩。”
柳依依他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娘亲,你就放心吧,孩儿是不会忘记的。”
“夫君,诸位姐妹,你们随我来。”
一众人朝着寨子里最高处的竹屋攀登而去的时候,齐雅,闻人云舒姐妹两人凑到了柳明志的身边,屈指轻扯了几下她的衣袖。
柳明志察觉到姐妹两人的动作,转头朝着两位佳人看去,神色疑惑的轻声问道:“雅姐,舒儿,怎么了?你们俩有什么事情吗?”
闻人云舒见到夫君不解的表情,抬起藕臂指了指身后正牵着大哥柳乘风衣袖的儿子柳正文。
“夫君,昨天因为阿母的事情,妾身没有来得及问你。
你怎么把正文这孩子也给带过来了?”
哪吒拯救计划
齐雅亦是顺着闻人云舒的话语问道:“夫君,咱们赶来苗疆之前,你不是说除了依依,乘风他们姐弟几个,不再告诉其它的孩子的吗?
现在怎么又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?”
柳明志看着姐妹两人俏脸上疑惑的神色,转头看了一眼腰间系着白绫的柳正文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“你们姐妹别胡思乱想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事情是这样的,前些日子为夫与柳松刚要启程赶来苗疆的时候,忽然想要了一件老爷子当年交代的事情。
为夫慎重的考虑了一番,就又回到府中把正文这小子给带上了。”
夫君口中的老爷子是什么人,齐雅姐妹两人的心里自然清楚明了。
闻人云舒抿着樱唇思衬了片刻,美眸复杂的看着柳明志娇声问道:“夫君,爷爷他给你交代了什么事情,方便跟妾身说一说吗?”
“这有什么不方便的,舒儿你可是老爷子的亲孙女,为夫自然不会隐瞒你什么。
情况是这样的的,几年前老爷子最后一次离开咱们家之前,曾经跟为夫聊到了关于舒儿你父母的事情。
老爷子告诉为夫……
事情大抵就是这样了,所以为夫才会把正文这孩子一起带到苗疆来了。”
闻人云舒看着夫君脸色那唏嘘不已的神色,用贝齿紧紧地咬着樱唇沉默了起来。
许久后,闻人云舒目光伤感的看着柳明志,樱唇轻启的说道:“夫君,妾身爹娘的脾气妾身了解。
咱们去登门拜见的时候,他们二老若是……若是……
希望夫君你不要介意。”
“舒儿,你放心吧,不管到时候结果如何,为夫都不会往心里去的。
希望正文这孩子的出现,能够化解舒儿你和岳父大人,岳母大人他们二老之间的那些矛盾吧。
同样,为夫也希望他们二老,能够接纳为夫这个女婿。”
“嗯嗯嗯,谢谢夫君。”
夫妇两人交谈将,一行人总算是赶到了乌格所住的院落外面。
当柳明志他们停在院落外之时,乌格正在神色苦闷的在不大不小的院落里来回的踱步着。
“乌格大哥。”
“青莲妹……
不不不,白苗族族长乌格,见过圣女。”
“乌格大哥,你太见外了,快快免礼。”
“谢圣女。”
“乌格大哥,想来你应该已经知道了阿母她老人家仙逝的事情了。
小妹与夫君,还有姐妹几人前来你这里,是来给乌格大哥你报丧的。”
乌格将目光移到了青莲旁边的柳明志身上,毫不犹豫的跪拜了下去。
“草民苗疆白苗族乌格,参见皇帝陛下,吾皇万岁万岁,万万岁。”
柳明志整理了一下一比,俯身将乌格搀扶了起来。
“乌格大哥,快免礼。”
“谢陛下。”
“乌格大哥,你不用如此见外,称呼我一声柳兄弟或者妹夫就行了。”
乌格听到柳明志话语,头立即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。
“草民不敢,草民不敢。”
“乌格大哥,俗话说百善孝为先,阿母她老人家而今已经驾鹤西去了。
现在站在这里只有阿母她老人家的女婿,没有什么当今的皇帝陛下。
你若是如此的见外,阿母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会不高兴的。”
“这,草民遵命。”
“嗯?”
“额!大哥知道了,大哥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