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昊金章討論-第一百零九章:當仁不讓,敢爲天下先看書

太昊金章
小說推薦太昊金章太昊金章
弘法殿斗剑台。
在四周一众修士的围观之下,斗剑台上的剑光游走,宛如寒螭冰蛟,声势酷烈。
而在之前,已经有六名筑基境修士败走离去。
“这位张都统性情霸道归霸道,他的剑术精绝真的是值得称道!”
“那是当然的,这位在练气境界时就已经是以剑术著称。观此等剑势,就算是在筑基中期、后期的修士手上,也未曾见过几人。”
斗剑台上,张烈并未使用其它法器,仅仅只是凭借寒渊、青索两口飞剑,就已经压制得眼前筑基中期修士,根本抬不起头。
地煞剑经当中的《上丹冲脉本章》与《剑气如缕》法门,不敢说是没有上限,但是至少目前为止,张烈还远远没有感知到这两大法门的上限,反而越是修为加深,境界突破,越是觉得自己以前的理解太过浅薄。
青索剑当空一转,骤然在灵光转化间化为一条黄色的绳子,它的一头扎入了剑台石缝中,另一头直接将对手控御的飞剑捆绑拉住。
再下一刻,便是寒光剑气如爆!
“这种剑势,简直就像雪崩一样。”
斗剑台上的那名金虹谷筑基修士,脑海当中闪过这样的念头,而后这名修士就直接被面前层叠汹涌的剑光冲击下去了。
“又是一位,这位张都统在斗剑台上就没输过吧?”
“打平过几场,但是真的是一场都没输过。仅仅只是这份单挑斗剑能力,他的都统之位都能坐稳了,只要这小子不叛门,这种人宗门都要刻意培养他。”
在连败七人之后,张烈也略微感到有些潜力不济,胸膛起伏,脸颊上微微见汗。
而在这个时候,山羊胡须的黄石道人刚好出现在剑台之下示意。
见此,张烈飞落下剑台,而在这个时候,有一名白净窈窕的女修士御剑飞来,向张烈递上手帕。
“孙都统?多谢,这不必了。”
“哪里,张师兄您跟我客气什么。张师兄是我的前辈,剑术高绝小妹倾慕敬佩已久。”
此时此刻,站在张烈一旁的黄衫女修,正是西区都统顶替了梁元州位置的孙静欣。
此女长袖擅舞,虽然是从宗门调派过来的,但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西区梁元州手下的那些工作全部接手,并且事务处理得颇为漂亮。
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北区有走私线路补充,李兴元手底下的人,或多或少都能分润一些赏钱。
南区张烈强势蛮横大权独揽,他几乎拿走铁卫司四区开支的半数,现在底下的人隐约传他为小指挥使。
在这样的情况下,东西两区的铁卫司修士当然就有一些积怨不满:同样是执剑争命,凭什么你们比我们拿得多不少?
寇葛福那边的情况相对还好一些,他毕竟经营多年,树大根深也有威望,相比之下孙静欣就惨了,没有灵石,手下的人难免阳奉阴违,不用心卖力做事。
而孙静欣偏偏是比较想要做事的,这也是她此次前来的目的。
张烈明白对方的意思,却不予回应。
当遇到突发事件之时,是一名都统的力量更大,还是一位小指挥使的力量更大?
隐忍从众,这是力量不足时的权宜自保之术。
然而另一个方面是责任越大权力越大,张烈认为自身的能力与见识要超过三位都统中的任何一人,就算是为了自保,他也要将更大的权力攥在自己手中。
当自己可以指挥的练气、筑基修士多到一定数量时,就算是紫府修士,也未尝就不可以抗衡。
果然,孙静欣略作献媚之后,隐晦的提出想要分一些铁卫军军费,然后就被张烈直接拒绝了。
“孙都统想要军费,应去找秦执事,他负责这些账目的统筹安排,怎样划分想来也有着自己的考虑。”
“可是秦师兄让我来找你,他说大部分军费都被你拿走了!”一听这话,孙静欣有些急,脸色也没有刚刚那么好看了。
“那我把这句话还给你,军费划分是秦执事的事,你要西区的军费不应该来这里,也不应该来找我。”
“或者,师妹上去跟我斗过一场,你若是打得赢,我就从南区的军费当中给你分出一些。”
原本行走中的张烈停止脚步,侧身注视着孙静欣这样言道。他眼中的锐气,压得孙静欣略一后退。
咬了咬牙,却是不敢应下。
穿书必死逃脱计划!
虽然孙静欣对于自己的修为,是有一些自信的,但是眼前这个家伙,这几年在弘法殿斗剑台上从来就没有败过!
对于一名筑基初期修士来说,强得有些离谱了。更何况这几年,张烈的修为明显还有很大的提升。
而一见此,张烈更加看不上她了。现在是争命的时期,铁卫军中更是需要减少过多的声音。
“都统,您之前交给属下的的傀儡法器已经炼制完成,赵匠师说您今天就可以抽时间去看一看。”
在远离孙静欣之后,黄石老道凑到张烈的身旁这样言道。
超级农民
黄石老道是丙区十二队所有当中,修为最低,年纪最老,最没有什么道途可言的一个人,然而在张烈成为都统之后,提拔了旧人王越作什长,然后就是提拔了黄石老道。
因为这个老头修为低没有道途,所以才肯在什长的事务上更多的用心、只要利益给的够。
其次他一心创立自己的家族,全家老小满堂妻妾儿孙都在砺锋山中,张烈也能信得过他。
这两年下来,黄石老道也的确凭自己丰富的经验,帮张烈解决处理不少事情,当然,他也没少给自己攒人脉、攒灵石。
对此,张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
乱世当中,进能临阵制胜,退能治事安民,这就是才德了,也是当年沈平川一直不动郑德业等人的原因。
黄石老道在砺锋山为自己的儿孙积攒越多的人脉,张烈对他就越放心。
否则,别说他这种中途加入的修士,就算是土生土长的本宗门弟子,也未尝不可能被收买。